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歲月靜好菊花黃,現世安然蝶翩躚

雁字回時,一簾殘夢,半輪明月。窗內冷月如霜,窗外風卷黃葉,霜露濕落紅。心靈就是個神秘的莊園,時而春暖花開,時而蕭瑟西風。那一世的眷戀,一生的守候,在清寂與牽念裏化成一地小野菊,淡泊了夢境,渲染了梵天。詩句在風中搖曳,又脫塵而出,生機勃勃地開滿千杯萬盞。黑、白、紫、黃、淡紅,一雙雙眼睛,脈脈注視著,又是秋水盈盈處!親切的,害羞的,沉醉的,浪漫的,溫馨的都融入那無邊的淡紫色的回憶中。

絲雨如愁。是誰?打馬從江南走過,噠噠的蹄聲,敲響古巷。聲韻悠悠,伴著渺遠的鐘聲,醉了秋風,醉了流水,又醉了畫橋上的女子?是誰?一襲青衫,一卷詩書,且吟切走。迷了繁花,迷了星辰,又迷了閨房裏少女的芳心?美麗的江南,每天都有無數的愛情謝幕,又有無數的愛情上演。人生這部悲喜劇,我們即是觀眾,又是演員。我們悲了,我們喜了,我們笑了,我們哭了。最感人的往往是悲劇,最動人的往往是喜劇。無數的幕起幕落後,我們都忘了自己是誰。我們演得精彩,我們看得呆了,分不清臺上臺下,分不清夢裏夢外,我們是誰?他們又是誰?醉紅塵,迷紅塵,是我們醉了紅塵,還是紅塵迷了我們?

流年細數,情深幾許。你說:菊的花語是什麼?我答:蝶。我又說:莊周夢蝶,蝶非蝶,花非花。你說:你喜歡什麼顏色的菊?我答:無色。你說:無色即是有色。你說你喜歡紅色的菊花。而我喜歡的是無色。也就是萬色。宿命,塵緣未盡,情劫?怎樣才能參透這樣一句禪語?清雅的菊,浪漫的蝶,菊是蝶的夢鄉,蝶是菊的花語。總認為快樂有兩只翅膀,一只是浪漫之翼,一只是自由之翼。當她翩翩起舞時,居然是一只蝶。是風花雪月的往事?是前世未了情緣?蝶飛過,卷起一地紅塵。蝶,不染纖塵。菊,醉成一地花影。雲煙慢慢籠罩,在你揮手的瞬間,花不再是花,蝶也不再是蝶,盈盈成一地的闌珊。難道是忘憂河上的風荷雨露,幻成此世的菊和蝶?蝶終會飛走,而菊也會凋落。

緣未盡,情難逃。寂寞歲月,一聲輕歎。愛,就是無言的醉。情,就是無聲的痛。愛了又醉了,醉了又痛了。隔世的哀怨,今生還會輪回。一次擦肩而過的邂逅,卻要五百年的回眸。請給我一面鏡子,讓我照見以前無數劫的情殤。為何今生有如此多的 愛恨情仇?為何今生有如此多的未了情緣?前世愛太深,前世未了情,統統都要今生還。反反復複多次,戀愛。反反復複多次,受傷。恩恩怨怨何時了?誰欠了誰的命?誰欠了誰的情?誰又辜負了誰?誰又背叛了誰?說到情時終是亂。你方唱罷我登場,熱熱鬧鬧又為何,冷冷清清又為何?

看不透,前塵往事闌珊處。參不明,前世今生煙雨深。單純的心,單純的愛,卻如那春花秋月夢江南,時晴時雨,時開時謝,時圓時缺。無數風雨,無數愁。無數花開,無數傷。無數月圓又月缺。終變成,久經沙場一老將,拔劍四顧心茫然。風觸痛歲月,歲月觸痛繁花,繁花觸痛雨露,雨露觸痛流年。聽見心碎的聲音,那是雨在泣。雨絲淅瀝,清洗疼痛的心。其實已不再痛了,只有記憶美麗的低吟。樸實與蒼涼,溫馨與浪漫,空氣潮潮的,氤氳著煙雨。無盡的牽念,隨風飄遠,與流雲蒼天合一,寂寞成無邊風雨。

掬一捧江南水韻,攜一縷塞北清風。最喜那大漠孤煙直,長河落日圓的壯美。前世我就是胡服獵獵的女子,卻熱愛煙雨江南的男子。今生我是煙雨江南的男子,卻獨愛瀟灑塞北的女子。我苦苦等了一千年,你卻總沒出現。原是我前世負了你,卻得到如此懲罰,也許今生再也見不到你,那一騎紅裳永遠只能在夢裏了。你說過要和我慢慢變老,可你又去了何方?只見陌上煙柳映雲霞,妖嬈孤荷染風塵。依樓吹簫簫聲遠,風霜浸染楓林醉。打開愛情長卷,漫天飛絮落花。撫琴抒幽怨,弦斷人獨瘦。花開花落幾番晴,寂寞煙雨去不回。回不去的曾經,追不回的流年,紛紛飄遠,彌漫成一川煙雨,滿城風絮。

一地閑情,滿懷惆悵。彼岸花開,血染紅塵。那一葉渡船,那一架石橋,反反復複過了多少輪回。迷茫的雙眸,不舍的深情,只任他落英紛紛,落地成傷殤。一聲奈何,一聲長歎!再回首,已陰陽兩隔,咫尺天涯路不同。縱有不甘,也無語凝噎,兩行清淚,任那相思成雨,塗滿三生石上。三生石上寫姓名,來世又從何處尋?只有那冷月,瘦成一輪下弦。只有那黃花,凋落成一地霜雪。來世已無處尋了,只有那路人偶遇的?那,電光火石的一瞥,有那麼絲絲心動,便是前世情人。卻又能如何?

只有思緒蔓延,霜花開滿回鄉的小路。待到煙花散盡,便會塵埃落定。蝶停在夢的邊緣,輕輕呢喃,我知道,那是菊的花語。暖暖的花語,甜甜的心事,流淌成不息的忘川。收起夢的碎片,藏起蠱惑的笑顏。我知道,那空靈飄渺的都是幻像。幸福的爐火,溫暖的牽手,在雪花飄舞下,靜寂成一地白茫茫。歲月千轉百回,雪花翩翩,繽紛成無言的浪漫。你在紅塵那頭,我在歲月深處,寂寞是回憶的橋,沉淪是浪漫的藉口,我們各自尋覓,那紅塵中爛漫的一抹暖笑。也許,在時光的某個拐角,我又會見到你,又是一個愛的輪回。

喜歡孤身只影,沿著河堤漫步,任和風吹散陰鬱,自然治癒靈魂。喜歡在靜夜聆聽月光的聲音,任清幽灑滿朦朧的夢境,恬淡詩心。喜歡在午後煮茶烹茗,一卷詩書,一卷經,任佛音照亮靈臺,淨化心靈。在心底最柔軟的部分,仍然有一些細胞在頻頻相望,脈脈無語。完美即遺憾,終於能把你藏在內心深處,提起時不再疼痛。清寂的音樂流淌出素淨的河,我便沉浸其中,忘了自己。

喜歡在夕陽西下時讀那馬致遠的《天淨沙·秋思》,喜歡獨坐,喜歡靜賞。任相思瘦成一江秋水,又彌漫成滿天雲煙。任喧囂頓逝,繁華散盡,幻想遠去,狂風吹醒迷亂的心,最後清淡成一杯茶,一杯水,最後心如止水。陽光滲透心靈,抹去心靈的塵埃,我便做回最真實的自己,我手寫我心,我心任天然。

歲月靜好,現世安然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