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夢境,致哥哥

昨夜,你再一次走進我的夢。
  有時,會不禁自嘲,今天的我,怎麼還可以象情竇初開的小姑娘,在夢裏裝點滿白馬童話的浪漫。少時,女孩心裏的王子,應該早已化為鋼筋鐵泥的城市中、最後一抹溫存。
  窗外草地上點點的殘雪,象極了哥哥臉上明淨的笑顏,於是,晴朗的冬日裏,我的唇邊也開了一朵花,長在如斯漫長而又無聊的歲月中,滋於你低眉信手間的溫柔裏。
  曾經晚霞流窗窗泄月,我是那個在落滿洋槐花的井沿唱“庭院深深深幾許”的孩子,被內心悸動的心潮淹沒,帶著一份單純的情誼看著螢屏上的你,毫無顧忌的遙想著將來。曾把你的臉畫在藍天,隨著大片的雲朵,以最優美的姿態飄過這個城市。仰首凝望,知道遠方有你、有夢,於是,胸口的雄心也一日日瘋狂膨脹。
  
  而今,我卻知道。成長,就是年少時的夢一個接著一個的破碎。開始厭倦凡塵,有意無意的忽視掉周邊的行行色色。走在小林的石徑上,心內再沒有曾經精心鋪設的那些華麗。身後的校園,也在我灰調的思緒中泛成一幅浮水印。什麼時候,你成了指尖觸及的傷口,血流不止。
  疼痛明亮的青春。溫暖的荒涼。
  夢的終結,你立在心之彼岸,手裏執著大朵的扶桑。我用力的搖著雙槳。可是,風那麼大,浪那麼高,我的小船怎麼也搖不進離你更近的海域。於是,手一松,我的槳掉了,沉入那片靜謐的深藍。隔著水霧我安靜的看著你,朦朧中,你的笑容仍是那樣明媚,
  我知道我終是長大了。放下世俗的癡妄,你是我有著傾城容顏的哥哥。用你的堅強,你的執著告訴我,再難的人生,也要一路走下去。也是你,圈了一個叫“喬振宇”的世界,讓安靜的我,孤獨的我,脆弱的我得以休憩。
  於是相信,此生我不會、再寂寞…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