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《重點中學》

這是一本關注當下熱門問題“教育”的社會問題小說,必然能引起廣大讀者的共鳴。

這是一本90後作家的長篇處女作,作者本人曾經就讀於全國重點中學河北衡水中學,並被保送北京大學,他的經歷更值得廣大青少年參考。

本書得到了眾多名家的點評,白燁親自作序,崔道怡、何西來、何鎮邦、關仁山連袂推薦。

內容介紹:

《重點中學》以江城市朗清中學為舞臺,在近乎日常化的生活故事中,描寫了老師、學生、家長等各色人等,反映了現行學校教育內含的種種隱情。與別的校園小說明顯不同的是,活躍在朗清中學這個舞臺上的主角,多是一些管理者、領導者,如楊之濱校長,尚革校長,以及在他們背後出謀劃策的薑承軍局長、洪標副書記。這樣的一些人物設置與角色傾斜,在反映了作者的視野開闊的同時,還顯現了作者何天白的一個良苦用心,那就是以領導層面在“教育改革”旗號下的我行我素和勾心鬥角,真實而又深刻地揭示當下學校教育的病灶與問題所在。

朗清中學作為江城市的重點高中,是以高考上線率、名校錄取率多次領先而享有盛譽的,甚至“一連九年穩居全省第一”。這種以應試教育為重心獲取的豐碩成果,也給楊之濱校長帶來了先進工作者、全國勞模、政協委員等數不清的個人名利,也使他疲憊不堪,身心憔悴,以至於在學校的慶功晚宴上猝然死去。楊之濱的殉職,使得校長一職出缺,未料想年輕的局長助理尚革在薑局長的堅意支持下出任了校長,更讓人始料未及的,是這個年輕氣盛的校長以所謂的“教改”,把學校攪擾得雞犬不寧。他以“減負”為理由,強迫學生參加興趣小組;以抓“素質”的旗號,大樹特樹論文獲獎的學生,這種表面看來是由“應試教育”向“素質教育”過度的改革,其實又完全脫離學校的實際,違拗廣大師生的意願。使得學校打破了寧靜,失卻了穩定,出現了老師怨聲載道,學生憤而罷課的混亂局面。以儲光為代表的學生們,對這一切看在眼裏,急在心裏。在與陳逸華老師網上討論此事時,學生呵呵就心明眼亮地指出了問題的實質所在:“素質教育的舞臺是課堂,材料是課本”;面向全體學生,正是素質教育與應試教育的重要區別。”

從在朗清中學的地位來看,祁世康、張振乾等老教師,黃翔、陳逸華等年輕教師,都沒有什麼話語權,只是被動地服從與屈從。而儲光、羅亮、歐陽、張政等莘莘學子,就更像是大棋盤裏的小兵卒,怎麼行走,怎麼定位,都是別人在調遣和主導,尤其是由黃翔、尚革、薑承軍、洪標等人構成的學校領導與教育管理的一條線。他們要麼在應試教育方面緊抓不舍,要麼在素質教育上別出心裁,背後暗含的意圖都是以學校的實績作為自己的政績,以換取自己在職場與官場上的更大與更多的利益,至於是否真有實效,是否切合師生心願,那則另當別論,或者乾脆棄之不顧。在這種強制領導、粗暴管理之下,老師如何無所適從,學生如何不得安寧,就勢所必然,毫不足怪了。按說在學校這樣的場所,學生應是真正的主人。但在朗清中學,因為管理者的越俎代庖,因為領導者的反僕為主,一切都混亂了,顛倒了。但只是朗清中學是如此,或朗清中學是特例嗎?不盡然。事實上是朗清中學遍天下,只是我們不覺察罷了。

在作者何天白的筆下,學生是有心又無力,聰穎又被動;老師是敬業又無奈,敢怒不敢言;領導也是剛愎又盲動,主觀又辛勞。所有的人物都在朗清中學這個大舞臺,扮演著各自的角色,盡心竭力,有聲有色。一個學生作者,能有很好地把控較大場面的能力,能把各色人等體察得細緻入微,還能通過故事的營構、人物的塑造,體現出對當下教育現狀的深入洞察與深切反思,這不能不讓人為之驚異,為之紉佩。

作者介紹:

何天白,男,生於1993年。畢業於全國重點中學——河北衡水中學,曾榮獲河北省優秀學生稱號。2010年9月被保送北京大學。本書是他關於教育改革的長篇小說處女作。
返回列表